从热气球上坠落的我,就这样学会了飞翔

原标题:从热气球上坠落的我,就这样学会了飞翔

一串微信提醒连珠炮般地在我手中震颤起来。女友发来了好几张医院的化验单,很快,我就看到了那个最异常的数据——白细胞指数23.65,比正常值的上限高了不止一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记得那个秋日的早上,天气很好,太阳高照,二环路上虽然有些堵车,但听着音乐广播里的流行歌,我和女友都不觉得心急。我得9点半到单位参加新人培训,但时间还早,女友请了假要去医院看个感冒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沐浴在阳光和歌声里,我们一边回味刚刚告别的学生时代,一边畅想着前方美好的未来,一切都仿佛刚刚开始,生活充满了光明和希望。当时,就算有人亲口告诉我:生活的重击迟早会让我们瞬间长大,我也绝不会相信,它非要在这个舒爽的秋日给我们当头一棒。这一天是2017年9月28日。

    上午11点半,台上发言的领导已经换了几茬,培训还没有结束的意思。我有点犯困,犹豫着该继续听下去还是偷偷玩会儿手机。就在这时,一串微信提醒连珠炮般地在我手中震颤起来。女友发来了好几张医院的化验单,我并不是很看得懂。很快,我就看到了那个最最异常的数据——白细胞指数23.65,比正常值的上限高了不止一倍。医生在旁边还单独写了一行字——可见幼稚细胞,建议转血液科复查。

    “医生怎么说?感冒很重吗?”

    “他说可能是白血病。”信息里的文字,让我顿时发了懵。理性告诉我:这种事发生在我们头上的概率应该不高;感性则告诉我:这时候我最该做的就是赶快去安慰。于是,我拿起手机,掉头便冲出了挤满新同事的会议室。一边跑去开车,我还一边用微信发着语音:“别担心,不可能是白血病,复查一下就好了,肯定是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我们当然希望是医生看错了,但现实并不总是向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。当天下午3点,血液科医生表情凝重地告诉我们:“大概率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。”当时,仿佛有一根绷紧的弦在我心里绷断了,我终于不得不面对那个我一直试图否认的现实:生活的重击,已经在我们最松懈时毫不留情地袭来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并无多少戏剧性可言,就像在所有病友群里问到的那样:先是住院,再是骨穿,两周后凭染色体检查结果最终确诊,想象中“虚惊一场”的情节终究没有出现。于是,我们求医问药、搏击病魔的征程就此开始,原本阳光灿烂的新生活没过几天,就被抹上了一笔灰暗的底色。

    在某种意义上,我们其实已经算是很幸运的。在白血病的众多分型当中,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虽然无法根治,但只要长期服用靶向药,并不会有生命危险。就像《我不是药神》里那样,只要“神药”格列卫不断货,女友就能像健康人一样,保有足够的造血能力和正常的生活。然而,即便格列卫已经进了医保,但每月的自付部分依然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除此之外,长期服药带来的易疲劳、易患病、凝血差等副作用,也显著影响着我们工作与生活质量。

    面对一切压力,我在心中只问了自己一个问题:她确定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吗?连一秒钟都没过,我就立刻得到了肯定的答案。这不是我第一次问自己这个问题,但如果说过去这个问题意味着热血青春和浪漫的爱情,此时此刻的这个问题,则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正是在对这份责任的确定中,我瞬间感觉自己长大了,是个大人了。或许,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,我才真正告别了未成年的那部分自我,真正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我从别人口中听过许多对我“长大”的期许。第一次独自入睡、第一次出门、第一天进入大学、第一天参加工作……每个或大或小的成长节点上,都会有人告诉我:你又长大了,要做个更成熟的人。在这些真切、郑重的告诫中,我确实在旁人的预期中一步一步走向成长,但我潜意识里常常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就像热气球里的乘客,虽然越飞越高、越飞越远,但并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在空中飞翔,仿佛只要待着不动,就能永远这样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就像一阵高空湍流,一下把我从安逸的“热气球”上甩了下去。不再被生活妥帖关照的我,被迫直接面对未知的天空,开始慌乱与紧张。然而,正是在慌乱和紧张当中,我意识到自己其实早已长出了足以翱翔天空的翅膀。我不仅要用这双翅膀托起自己,也要背负着身上的责任,用它为我所爱的人寻找前进的方向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3年多过去了。我和女友订了婚,她的病情日趋稳定,我也从新人培训会的台下混到了台上。如果过去真能改变,我们当然希望疾病从未来过,绝不会耍什么“感谢苦难让我们成长”的酷。但既然现实无法改变,我们只能试着从中领会那份带着疼痛的成长。

大白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1年01月29日 06 版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orange-hez.com/398.html

联系我们